国航定制航班送工人赴疆返岗
来源:国航定制航班送工人赴疆返岗发稿时间:2020-03-30 06:58:01


程某,男,27岁,辽宁籍,数据分析师(已辞职)。2月28日至3月10日在美国纽约工作生活,自述外出均佩戴口罩。3月11日从美国出发,经香港转乘国泰港龙航空KA900,于3月12日抵京。出机舱前测量体温、询问身体状况无异常,经海关检疫健康筛查并再次测量体温无异常,当日由朋友接至昌平区龙泽园街道首开智慧社进行居家隔离。3月13日出现发热,3月14日上报社区,转运至定点医院就诊。3月14日、3月15日、3月17日、3月18日患者咽拭子标本检测结果均为阴性,3月19日痰标本检测阳性,3月20日确诊,临床分型为重型。

近半月,香港确诊病例猛增。按照国家卫健委的通报,3月13日24时,香港特别行政区只有确诊137例(出院78例,死亡4例)。

在这个时候,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,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;后期也应成为“博弈者”,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,而不是任由酒店“狮子大开口”。只有这样,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,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。毕竟,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,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。

庞星火介绍,这三例病例分别是13日乘香港国泰港龙KA900航班、24日乘国航CA112航班飞往北京。

说到底,这不是生意,而是一种合作。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,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;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,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;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。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“防疫大局”,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。2020年3月28日0-24时,新疆(含兵团)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0例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23日患者从美国出发,经香港转乘国航CA112航班飞往北京,24日抵京,全程佩戴口罩。经海关检疫健康申报时填写干咳、咽痒,即由120急救车转运至北京小汤山医院。25日、26日分别采集患者咽拭子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,26日检测结果为阳性;结合境外史、肺部影像、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,27日诊断为确诊病例,临床分型为轻型。

24日确诊的5名病例中有1例从美国出发经转香港回国。

其中,付某某,女,20岁,北京籍,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学生。1月19日至3月23日在美国生活、学习,该学校曾报告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3月3日患者出现干咳等症状,未就诊。